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爱无言  

2007-11-21 10:14: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是讨饭时被恶狗吓坏了,到我二十岁时,我父母坚持不养狗。后来,家里成了我们那旮旯最先承包土地的人,因为种的菜总是大量的丢,我嫂子就要了一条狗来。

       大黑是条“二串子”,就是很多地方杂交的那种土狗。这家伙打小就好勇斗狠奇倔无比。随着大黑的长大,种的菜依然在丢,因大黑惹祸找上来的人家也越来越多。那时候我大侄女是家里的掌上明珠,若不是她撒泼打滚的坚持,大黑可能被人下了烫锅也说不定。

       后来家里有多了小黄、花花两条土狗,再后来我叔的朋友送来两条高大英俊的德国牧羊犬,但不知自卑的大黑仍然是“皇帝”。它总有办法摆脱我们的束缚,然后率领着这支“杂牌队伍”到处去惹事生非。

      小黄是这支队伍中个头最小的,它是第二个来到我家的,在大黑的关照下一直占据着“二把手”的位置,那两条德国牧羊犬几次图谋串位都被大黑和小黄、花花咬得遍体鳞伤。

      到处和它的同类打架也就算了,这帮家伙还看不得依照鲜亮的人和还不多见的轿车。治保主任就来警告说:大叔大婶,你家狗再劫道咬人我也护不住你们了,到时候民兵来打狗你们可别怪我。治保主任的最后通牒可不是随便吓唬我们,我爸我妈商量后就决定将长相难看的小黄和花花送人。

     小黄和花花送人后不久大黑也不见了。德国牧羊犬还得人看着它们,所以家里的菜又开始被盗。大黑不见后侄女总是又哭又闹的,妈心烦的呵斥着侄女:这家伙到处惹祸,咱赔人家的钱能给你买一车饸(音he,小食品的意思)了。

      十几天后,侄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妈的身边,我们懵懵懂懂的跟着侄女来到了后院的柴垛前。这时,瘦骨嶙峋的大黑摇摇晃晃的迎住了我们,在它后面,脖子上还挂着锁链的小黄已经死去了,脸颊上一道长长的伤口已经爬满了蝇蛆。

     大黑已经不再和我们友好,它呲牙低吠着,通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哀怨。侄女将手里的半截香肠丢给它,大黑犹豫了一下,然后将香肠叼到了小黄的嘴边。

      我们曾试图救活大黑,但这家伙不吃不喝根本不让我们上前。三天以后,大黑也死掉了。

     从此,我们家又不再养狗了。

     前两天,电视新闻中播出一条弃婴的消息。我老妈气愤地对已经当妈的大侄女说:这些王八蛋,连我们家的大黑都不如!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