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财富  

2008-02-22 11:20: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小学的那个学校一直是区里乃至市里的先进单位,北京出了个“反潮流的黄帅”,我们学校也要树个典型。不幸的是,在此之前我天生对文字的敏感性被挖掘出来,批判稿这次派上了用场。虽然站在台上很风光,但与老师搞对立的滋味也不好受。在泪水与奉承间梭巡久了,我唯一的收获是比其他孩子更早地预知了自己的前途。因为学校的书记对我们大队(现在的村支书)的书记说:“桑梓是个不可多得的孩子,我们替你们培养一半,你们培养他另一半,千万不可埋没了他”。

       几年以后我还乡回到了这个同样在市里、区里很有名的生产大队,遗憾的是那位大队书记换成了别人。我迷信学校书记的话,在收到师范学校《录取通知书》后仍然耐心的等待“伯乐”的赏识。错过一次当小学老师的机会后,我干起了生产队最辛苦的活:夏天给大白菜描大粪,冬天去城里起大粪。描大粪时身上要臭一星期;起大粪时身上不但要臭一星期,更多的时候还要忍受来自人格上的侮辱。有一次轮到我下坑刨粪的时候,在上面如厕的竟然是我中学的一个女同学。虽然没有说话,但那鄙夷的眼神告诉我——唯一的“伯乐”不会到这里体会我的痛苦了,我该重新拿起书本去寻找更多的“伯乐”。

        有一年夏天,我和已故沈阳文联副主席黄世俊老师在街边吃烧烤的时候,帐被人给结了。纳闷之际,一个醉醺醺的年轻人拉住我的手说:“大哥,还认识我不?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见大家诧异,这位兄弟饱含激情地向大家讲起了若干年前我把他从浑河救起来的经过。事后,黄老师感慨地对我说:“认识你老弟也是我的意外收获啊。”

       我现在的年龄正处于“不惑”和“知天命”的中间,总结这半生的时候,我觉得获得的最大收益是获得了很多人得尊敬,这当中包括我给打工的历任私企老板。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我小学毕业后再没犯过“反师道尊严”的错误,因为心理的痛,我比其他人更加尊敬我的每位老师、尊敬我的长辈、尊敬我的同事、尊敬我所接触到的每一个人;走到这一步,还在于务农时来自社会、亲友、同学的压力和侮辱,这种压力和侮辱告诉我:没有什么机会是等来的,“伯乐”们都是近视眼,何况“伯乐”们都是患了近视眼的人而非神;走到这一步,还在于我不经意间救了那位兄弟,所以包括黄老师在内的很多人就会告诉很多人:桑梓是位可以信赖、可以托付、可以委与重任的人.......

       像我父亲讲他的故事时我的反应一样,当我把自己的这些“财富”总结给儿子时,那小子也和我当年一样不屑一顾。但我相信,等他到了我这个年纪时,他也一定会把自己的“财富”想尽办法留给他的后人。

       压力和动力虽然是财富,但有一种东西是所有父母、老师、真正的朋友间不能忽视的,那就是这样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是所有财富最原始的积累,在此基础上再学会及时修正自己的行为,我相信,读此小文的博友就会成为比桑梓哥哥更富有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