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鬼屋  

2008-03-15 09:25:4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鬼屋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李笑言从这家杂志社辞职后,就背着摄影包、开着改装后的北京212吉普成了自由摄影家。

       霜打过后,辽东山区较为暧昧的色调瞬间就明朗起来,李笑言就完全沉浸在这大红、藤黄和深绿构成的美妙世界里。等他意识到离公路很远时,吉普车油表的指示针已经落到了底。方便面和饼干也快弹尽粮绝了,李笑言看看懒洋洋西坠的太阳,然后背起硕大的旅行包徒步向山下走去。

       两个小时后,太阳不见了,山谷逐渐暗了下来,好几天未见的浓雾也不知从何处涌了过来。虽说这样的事情李笑言经历多了,但他仍然不敢再往前走了。熬过这天晚上装备和口粮都没有问题,眼下要做的就是寻找一块相对安全和干爽的地方。

       虽然天空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十米外的世界已经完全被浓雾遮掩起来。支起帐篷,将几粒维生素扔进嘴里,李笑言点起酒精炉开始烧水,就在这时他隐约听见了一阵“叮咚叮咚”的音乐声传来。他浑身一激灵,侧过身来集中精力一听,没错!是琴声!是他小时候学过的古筝的声音,而且音乐他也非常熟悉,据说那是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遗留下来的《广陵散》。鬼?!李笑言站起身,四周看了看,然后苦笑了一下后又蹲下了身子。

      1979年李笑言就是个业余摄影记者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他身上除了一支AK47冲锋枪外还有一架比较专业的奥林巴斯相机。死人见多了,李笑言对死亡、鬼神之类的说法总是一笑了之。当然,这种把什么都置于摄影之外的生活态度也毁了他的前程和婚姻。

     绝对不是幻听!李笑言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广陵散》忧伤悲愤又无可奈何的音调逐渐从蛙鸣和流水声中分离出来。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那个村落和小镇的边缘了吗?李笑言思索了片刻,然后背起两架昂贵的相机,拄起一根木棍循声而去。

      上了一条土道走了没多久,浓雾中若隐若现的闪出一幢二层红砖小楼,大门口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一个什么林业站的名字。李笑言松了口气,他清了清嗓子,然后朗声叫道:“我是迷路的,请问有人吗?”琴声停了,李笑言又喊了一声后不久,楼门“吱呀”一声响,一个人影冲破翻卷的浓雾来到了李笑言面前。

      见是位身材矫健的大姑娘,李笑言急忙掏出一对证件递过去:“我是位摄影家,迷路了......”那姑娘笑着摆摆手:“坏蛋上这旮旯偷啥抢啥呀?”李笑言吞吞吐吐的说:“我本来在不远处支了帐篷的,听见有人弹《广陵散》就过来看看......”那姑娘“嗤嗤”笑着说:“呀!没人能叫出这曲子的名字,你是第一个!就凭这点就可以断定你不是个坏人,嗯......你胆子真大,一个人敢在山里转悠,不怕狼来了把你吃了?”距离瞬间缩小了,李笑言说:“我对这一带很熟悉,别说没有狼,就是有狼也怕人把它吃了呢。”两人正说笑着,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兰子,请客人进来喝杯茶吧。”

       大门口虽然挂着林业站的牌子,可小楼里的装修却极尽奢华。稍显神秘的除了深山里这两位女人外,再就是客厅里不住晃动的烛光了。

       在沙发上坐下不久,另一个身着旗袍的女人手持蜡烛从楼上款款而下。“小玫!”李笑言站起身失声惊呼起来。女人来到近前毫无表情的打量着李笑言:“这位先生叫我什么?”李笑言摘下帽子擦着脸上的汗一脸羞惭地说:“对不起,认错人了......”女人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细碎的牙齿:“我长得很像你的什么人吗?”“是,不过.......你比她年轻多了。”“她是您的夫人或者说是情人吗?”“我爱人......不,前妻。”“她也会这首《广陵散》吗?”“不,她不会。”女人又笑了,很美,她将手里的蜡烛交给兰子然后对李笑言道:“看我,太没礼貌了,先生请坐吧。”

       两人坐下后,女人问了问李笑言的情况然后道:“虽然没有吃人的野兽,但住在外面还是容易着凉的,李先生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这......合适吗?”女人“咯咯”笑出了声:“李先生怕什么呢?怕我俩是吃人的鬼吗?还是怕面对两个妙龄女子把握不住自己?放心吧,今天屋子黑是因为我欠电费了,明天就会有电了,至于......就是你有什么坏心眼儿我们也不怕,兰子可是武林世家呢。”李笑言尴尬极了,他带着被动的讪笑打量着屋子问道:“这房子......是您个人的?”女人优雅的点点头:“每年我都过来住几天。”“这么好的房子一闲就是大半年真是可惜了......”女人盯着李笑言道:“李先生要是喜欢不如就买了去,也省得我操心。”“真的?”李笑言认真地说:“您想卖多少钱?”女人沉吟片刻道:“我也不知道这房子值多少钱,你要真想买,就去前面镇里问问麒麟大酒店的潘老板吧,这房子一直他管着,他说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

       兰子走进来轻轻的对那女人说:“夫人,吃饭吗?”女人扭头对李笑言说:“李先生若不嫌弃就和我们吃一口吧。”李笑言说声“打扰”,就身不由胃的跟着女人走进了餐厅。

       晚饭很简单,三碗素面,一碗鸡蛋酱外加一盘蘸酱吃的山菜。女人吃面也很优雅,手里的一块丝帕不时地擦擦光洁的嘴角。见李笑言偷眼望她,女人微笑着问:“李先生,我脸上有什么不雅的东西吗?”李笑言顿觉脸上火烧火燎的:“唔......这个.......”女人适时的转换了话题:“李先生为什么离婚呢?”为什么离婚?三句话两句话怎么说得清。李笑言嚅动了一下喉结道:“嗯......他出国了。”“噢......李先生还是很爱她的是不是?不然也不会把我当成了你夫人,我真的很像她吗?”李笑言看了看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是......是很像......”

      吃过晚饭,女人对李笑言说:“能听出《广陵散》的人并不多,想听听李先生的《广陵散》,不知能否赏脸?”胃填饱了,李笑言得大脑也开始清晰了,虽然没什么破绽,但他还是觉得哪里有点儿古怪:“对不起,我学的是扬琴。”女人一抿嘴:“李先生真的是位君子,兰子,抱床被让李先生在客厅住下吧。”“不打扰了,我的很多东西还在外面......”李笑言掏出50块钱放在饭桌上:“谢谢你们的热情招待。”女人站起身:“一碗面值几个钱,李先生要是过意不去,就给我拍几张照片吧。”“噢......那好!”

       女人的身材和容貌的确很高贵很出众。李笑言让兰子又点上了十几支蜡烛,然后一口气为这女人拍了200多张照片。收拾相机的时候她问那女人:“对了,打扰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女人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旁若无人的抱住李笑言道:“如果照片能送到我手上,我自然就会告诉你;要是送不到我手上,你就把照片交给潘老板,她也会把我的名字告诉你的。唉——替你夫人抱抱你,她真幸福,有个懂《广陵散》的男人。”女人的叹息像一股强酸瞬间就把李笑言融化了,他毫无力气的站在那里,女人悄无声息的走上楼后他才仿佛重新有了知觉。

       第二天,洗照片、买汽油,待他找到吉普车时又是太阳下山时分了。奇怪的是,他很容易走出山沟、很容易回来找到吉普车,但却怎么也找不到昨晚那个林业站了。

      眼见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李笑言带着满怀失落的出了山谷。在小镇的边缘,一个羊群拦住了去路。李笑言叫住了老羊倌,下车递过一盒香烟后他问道:“老人家,打听您老一件事儿,这山里有林业站在哪个方向啊?”老人牙掉光了,这会张开黑洞洞的大嘴,一脸惊悚的表情:“小伙子,那里闹鬼呢,你......你打听那旮旯干吗?”“闹鬼?”李笑言脊梁缝一阵发凉:“闹什么鬼?怎......怎么回事儿?”老人四处看了看后压低声音道:“有两个女鬼,主人是个穿着旗袍的美貌娘们儿,身边还跟这个胖大丫头,我前几天还听见那里面‘叮叮咚咚’的弹琴呢。”李笑言脑子开始发胀了:“那那......那也不能确定是两个女鬼啊?”老羊倌的香烟掉到了地上,他拣起来擦擦上面的泥土后又叼到了嘴上:“俺们这旮旯的人都知道,那女鬼叫什么羽珊,都死三年了,就埋在小楼后面的山上。”李笑言心里的问号越画越大,他想到了昨晚刚拍过的那些照片,就急忙拉开了车门,但回来时却拿来了剩下的那大半条香烟:“爷们儿,你给我讲讲是咋回事儿呗?”老羊倌看着香烟犹豫了片刻道:“看你不是这旮旯的人,我就多回嘴。那娘们儿是原来我们潘副县长从沈阳领回来的,人家都说,潘县长看上这娘们儿除了长得漂亮就是会弹琴。人是领回来了,可潘副县长怕人知道他包二奶影响他的前程,就把这娘们儿安排到林业站这个观察所去了。前年,潘县长的媳妇死了,叫羽珊的这个娘们儿以为自己会成为县长老婆呢,谁知道潘县长娶的确是另外一个人,这娘们儿气愤不过,就在潘县长办公室门口喝了农药......”“那后来呢?”老羊倌吐了口痰道:“这娘们儿一死事儿可就大了,潘县长被一撸到底,新娶的媳妇也跑了。可这人和人不能比啊,现在潘县长变成了潘老板,又娶了个小娘们儿,过的滋润呢,呸!这年月......”李笑言搓着手心的汗水问:“潘县长是不是什么麒麟大酒店的潘老板?”老羊倌瞪大了眼睛:“这事儿......你知道?”李笑言苦笑着说:“我也是刚听说不久。”

        和老羊倌分手后,李笑言好半天都没缓过劲来。翻着手里那摞美轮美奂的照片,李笑言脑子乱糟糟的无法理清头绪。整件事情看起来丝丝入扣无可挑剔,但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两个小时后,李笑言坐在了麒麟大酒店的一间包房里。长相英俊刚愎自信的的潘老板走进来,李笑言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将那些照片递了过去。“是她,真的是她......”潘老板嘴里喃喃着,鬓角的汗水迅速浸湿了头发。李笑言在对面那双惊恐的眼神中把自己最后一个问号变成了惊叹号。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李笑言就被一阵凄惨的哭声惊醒了。拉开招待所的窗帘,他看见麒麟大酒店门口停了辆救护车。李笑言心里“格登”的狂跳了一下,他急忙穿上衣服跑下楼。刚来到麒麟大酒店门口,就见两个人抬着一付蒙了白床单的担架走了出来。“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李笑言抓住酒店一个伙计的胳膊问道。伙计哭丧着脸道:“老板.......心梗过去了.......”

       李笑言不怕死人不怕鬼,但对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他开始由完全否定变成将信将疑了。可他无法理解,接近三十年了,那场战争中死在他枪口下的鬼怎不见一个来找后帐呢?是男鬼都愿意笑死疆场吗?还是女鬼都为情所累呢?翻看着羽珊的照片,画面的确有些诡异,但女人每个细微处都那么清晰,鬼是这样子的吗?

      十天后,李笑言刚硬和无法糊涂的性格迫使他重新返回了这个美丽山谷。

      很容易就找到了那座红砖小楼,但小楼所有的门和窗口都被厚厚的木板封死了,院子里还遗留着一大堆纸灰。李笑言在院子周围转了一圈,最终在小楼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了一座孤坟,上面也真有羽珊的名字。一切都该结束了。李笑言将几个苹果摆在坟前,然后点燃了一叠黄纸,纸灰飞扬起来的时候,李笑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叹息。忍不住浑身一哆嗦,慢慢扭过身来,李笑言看见身着一身牛仔装的那个美丽女人和兰子正悲欣交集的望着他。李笑言忽然鼻子一酸:“我知道你们不是鬼.......”那女人走过来啜泣着说:“我叫羽琳,是羽珊的双胞胎姐姐。”十几天内发生的事情迅速在李笑言脑海翻腾起来,他感觉心脏在逐渐冷缩。羽琳感觉到了李笑言的情绪变化,沉默片刻后她轻轻问道:“李先生,你怎么啦?”李笑言突然冷笑着说:“这么工于心计,你比鬼还可怕!”

       三个人走下山坡,李笑言头也不会的发动了车子。后视镜中小楼的影子不见了,可他的耳边却响起了《广陵散》哀婉的旋律。

       吉普车停下的瞬间,羽琳在这边看见一群山雀欢快的在眼前飞过。她对兰子说:“兰子,你也该重新选择个职业,当保镖时间长了会失去女人味的。”兰子脸微微一红:“那您呢,今后还会见到您吗?”羽琳眯起眼望着吉普车远去的方向,脸上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涩:“那就得看这个人带我去哪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0)| 评论(1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