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沈水湾之恋  

2008-04-20 21:16:2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梓衡停好悍马H2的时候,阴了两天的沈阳城突然不大不小的下起雨来。“云鬓世界”就在前方不足五十米处,杜梓衡犹豫了一下,便抓起一个塑料文件袋顶在头上下了车。连跑带踮的快到这个美发屋门口时,悍马的电子报警器突然叫了起来,就在他扭头的一刹那,半张脸就与另一个人的头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嘶嘶”吸着凉气扭过脸,见一个女人正蹲在跟前。杜梓衡天生就很绅士,今天又是自己冒失无理,所以他再顾不上自己脸颊的疼痛,边轻轻揉着脸颊,边蹲下了身:“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女人轻轻啜泣了两声,然后捂着额头慢慢扭过脸 。突然间,杜子衡仿佛被电击一样呆住了!“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世间真有这样美丽的女人吗?老板娘徐姐见两人撞在一起就往外跑,现在看见两人全都是既痛苦又惊异的对望着,徐姐也糊涂了:“你们.....认识?”女人脸颊突然泛起了红晕,她接过徐姐递过来的纸巾擦擦鼻翼两侧的泪水,然后一边站起身,一边摇着头。杜梓衡醒过腔来:“对不起,去......去医院看看吧.....”那女人又摇摇头,不等徐姐和杜梓衡再说话,她就快步奔向了刚刚驶过来的一辆出租车。杜梓衡摊开一只手:“徐姐,这可怎么好?让人家以为来你这里的都是冒失鬼呢!”徐姐笑笑道:“仔仔,你这钻石王老五的生活我看就要结束了。”被勘破心事的杜梓衡表情慌乱起来:“徐姐,你说什么呢?”

       杜梓衡高达帅气,容貌颇像仔仔周渝民,因此就有人干脆叫他仔仔了。其实他还有个鲜为人知名字叫比尔,比尔只有公司的员工背后叫,再有叫他比尔的是他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兄弟彼德。

       杜梓衡绝对是改革开放后“超白金”这拨人当中的一个。父亲在美国读博士时认识了具有纯正犹太血统的母亲,杜梓衡一岁多的时候,在爷爷的坚持下他来到了爷爷奶奶身边。许是世界上最优秀两个民族中的优秀人物结合的原因,杜梓衡不仅从小就帅气逼人,就是智商也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别的孩子读书比大人都要累,可杜梓衡几乎就是玩儿着考上东北大学最牛的专业的,而且大二的时候他就成了一家网络公司的老板,现在硕士研究生刚毕业,同学们还在挖空心思找工作呢,他这里已经开上了100多万的悍马。

      到“云鬓世界”消费物有所值价格不菲,即便这样,杜梓衡每次来都要把香港来的理发师反复折腾几次,他太钟爱自己一头漂亮的长发了,可今天杜梓衡却成了这里最乖的客人。 杜梓蘅初中时谈了一次恋爱,秧嫩果青,还没发展到嘴对嘴的时候,那女孩就跟父母到外地去了。后来,尽管有很多女孩子向他表示过好感,但自负到极点的杜子蘅始终没有遇到一个让他稍微心跳一下的女孩子。但今天不同了,自从被“电击”过以后,杜梓衡的眼前就总是那双泪汪汪的眼睛。

       出了“云鬓世界”,失魂落魄的杜梓衡就被警察抄了单子,走了没多远又和一辆货车撞倒了一起。

       晚上打开电脑,杜梓衡急不可耐的给彼德留下了下面一句话:彼得,我要结婚了,再不结婚我非疯掉不可!

       杜梓衡与彼德认识缘于彼得错发进他电子邮箱的一个邮件,后来他们发现有很多地方相似,比如都是28岁,比如都是双子座的,比如都喜欢严歌苓的小说,比如都喜欢vitas犹如鬼魅般的歌声。两人去年同时在网上过了一次生日后,就约定40岁生日那天在沈水湾“浑河晚渡”遗址见面,在此之前即不通电话也不视频。为什么这样做,彼德的解释是:“到了什么都看清楚的年龄两人才不会对兄弟有一点点失望”。

        彼德很吃惊:比尔,世界末日到了吗?   杜梓衡: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是我必须要娶的女孩子!如果娶不到她,我的生活比世界末日到了还可怕!     彼德:你没发烧吧?   杜梓衡:999度!   彼德:没办法,那是该119管的事了,只是别见色忘友就行。

        杜梓衡一天一捧玫瑰悄悄在“云鬓世界”守了两天也没有见到那女孩的影子,几番想去问徐姐但都被该死的自尊遏制了。

        这天晚上修配厂通知他就取车,把悍马开到街上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忽然感觉肚子有些饿,憔悴不堪的杜梓衡将车停在一家快餐店前。下车没走几步,他的眼睛就直了,原来临窗而坐那两个女孩中就有一个是他魂牵梦萦的那个女孩。手足无措的杜梓衡焦躁的转了两个圈后飞快的跑进附近一家鲜花礼品店,当他捧着一束玫瑰返回快餐店门前时,刚好那两个女孩走出门来。杜梓衡急步上前嘶哑着嗓子一字一顿的对那女孩说:“我叫杜梓衡,是个感情专一、能够呵护你、爱你、养活你的精品男人,嫁给我吧!不嫁给我你会后悔的!!”女孩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然后眼睛里慢慢沁出了两朵晶莹的泪花。门口的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女孩的伙伴恼羞成怒的推搡着杜梓衡:“躲开,流氓!”谁知那女孩竟然绕过女伴来到杜梓衡身边同样一字一顿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杜梓衡突然低头咬破手指,然后将那根血淋淋的手指直响了天空。女孩“嗷”的一声扑进杜梓衡怀里:“你怎么才来呀......”女孩跟着杜梓蘅钻进悍马,那女伴追上来敲打着车窗喊道:“死丫头,这人是谁呀?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呀?”女孩看了看杜梓衡红肿的脸颊,然后指着自己受伤的额头说道:“他就是我将要用一生守护的那个人啊!”悍马载着两颗火热的心脏驶进五里河公园后,女孩忽然问道:“刚才......没听清楚,你叫什么呀?”  杜梓衡停下车望着女孩庄重的说:“杜梓衡,你呢?”女孩这才有些羞涩的回答道:“我叫曲灵臻,我......我是一名中学老师.....”杜梓衡鼻子一酸,泪眼婆娑的向曲灵臻伸出手来:“曲老师,再找不到你我就崩溃了......”曲灵臻认真地看了看眼前这个英俊的男孩子,然后将杜梓衡的头轻轻拢在自己肩头轻轻喃喃着:“脸上都做上记号了,怎么会找不到呢?”

        这天凌晨,难以入眠的杜梓衡在电脑上给彼德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兄弟,我真要结婚了!我必须结婚了!! 一天以后,杜梓衡看到了彼得的留言:哥们,我也被人俘虏了。

       一直奉行独身主义的孙子突然领家来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并急不可耐的要结婚,这让杜爷爷和杜奶奶又惊又喜。爷爷说:“你这一天到晚的总不见踪影,我和你奶奶正寂寞着呢,小曲一来家里就热闹了。”杜梓衡自负的说:“爷爷,您的大儿子和大孙子欠您太多了,这房子是您留给我姑姑和叔叔他们的共同财产,我怎么好意思在占用呢?放心吧,我不会再露天地儿娶媳妇的。”奶奶抹着眼睛说:“儿子让媳妇拐走了,孙子又让媳妇拐走了,什么叫天伦之乐呀?”杜梓衡楼着奶奶说:“奶奶,我太奶奶也说过这样的话吧?当年是您把江南杜家最优秀的大公子拐到东北来的哟。”

在沈水湾买下一套三居室的住宅,和一个家装公司签过合同,拜访过曲灵臻父母后,杜梓衡与曲灵臻双双飞往了美国。

十几天以后,父母和妹妹又跟着杜梓衡回到了沈阳。杜曲两家欢聚几天后,杜梓衡忽然感觉疲倦的利害,小腹也开始隐隐作痛,而且小便也混浊不清起来。跟曲灵臻说了这种情况后,姑娘咬着杜梓衡的耳朵羞涩的说:“是不是你太过了呀?”杜梓衡拍着胸脯道:“亲爱的,我可不是绣花枕头啊!”

他的同学兼他的副总经理郭军说:“比尔,你不会被哪个按摩小姐强暴了吧?看症状很像!”郭军经常出入各种风月场所,当然是这方面的专家,可杜梓衡对自己的操守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当然不相信自己能和性病刮上边。“社会风气都是你们这样的知识分子搞坏了,趁着公司的规章制度不健全,我得赶紧找个理由把你炒喽,不然公司将来的女员工都危险!” 话虽这么说,但杜梓衡还是对自己不放心。怕引起曲灵臻的误会,他悄悄自己去了趟医院。结果出来后,大夫表情复杂的对杜梓衡说:“小伙子,你一个人来的呀?”杜梓衡心里“咯噔”了一下子,他故作轻松的说:“嗯……我是个孤儿,你就直说吧大夫,只要不是性病就好。”大夫皱了皱眉道:“小伙子,你住院吧。”尽管有心理准备,可杜梓衡还是惶恐起来:“大夫,我这…..是肾衰?”大夫点了点头:“而且情况很不乐观。”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杜梓衡在郭军面前沮丧的敲着桌子喊道:“早不发现晚不发现,偏偏等我认识了l曲灵臻才发现!我真要死了……小曲怎么办?”郭军犹豫了一下说道:“受不了的还有你爷爷奶奶和你父母啊。”杜子蘅摇摇头:“我爷爷奶奶还有三个孙子,我父母还有一儿一女,可我要死了的话,小曲肯定要孤独一生的!”郭军想揶揄杜梓衡几句,话到嘴边却变了调:“比尔,事情不一定那么悲观,你现在这个情绪反而会搅得四邻不安。我看…..我俩去北京吧,到北京好好检查一下,如果真是这种病,我们也好想个最佳的治疗办法,还有……应变措施…..”

到了北京后不久,杜梓衡就开始透析了,接着医院就开始为杜梓衡联系肾源。

彼得,我可能做不成新郎了,也可能等不到和你见面那一天了。我太优秀了是不是?所以老天嫉妒我,让我得了尿毒症,急性的,很重。此生我真正谈了一次恋爱还没谈完;此生我只爱过一位姑娘还没爱够。彼得,我该怎么面对我心爱的姑娘?我该怎么减轻她的痛苦? 

比尔,美丽和智慧可以并存的,你那位美丽的心上人也一定猜到了你的状况。如果她真的爱你,她会知道该怎样陪伴你的。

彼得,好好爱你的姑娘,羡慕你,你有那么多爱人和被人爱的时间。

比尔,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你痛苦我岂能快乐?

彼得,我们马上要过生日了,能不能提前见你一面?我介绍你认识我的姑娘。

比尔,你会见到我的,我们生日那天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爷爷奶奶,还有刚刚回到美国的父母重新聚拢到了杜梓衡身边,几天过去后,医院说肾源找到了。杜梓衡对大家说,新家装修完了,他想在那里过完生日后再做手术。

沈水湾的新家很漂亮,透过客厅的落地窗很容易看到浑河最美的景致。

两天以后的晚上,浑河边燃起了一堆篝火,悍马车功率强大的音箱里回荡着vitas空灵妖媚的海豚音。硕大的二十八层生日蛋糕被抬了进来,郭军对杜梓衡说:“老寿星,该你切蛋糕了。”杜梓衡焦虑的说:“等等,小曲去接我的一个朋友了,今天是两个人的生日。”“喏,她们来了。”杜梓衡循声望去,见一身红裙的曲灵臻挽着一个年轻女子款款而来。杜梓衡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曲灵臻那个女伴吗?“你是……彼德?”女人笑了,他将一个礼盒塞给杜梓衡道:“我怎么会是彼德呢?老寿星,生日快乐!”“谢谢你。”杜梓衡脸上现出一丝淡淡的失望。女人“噗嗤”一声笑了,他将曲灵臻往杜梓衡面前一推说:“英俊的男人都这么弱智吗?比尔,这才是你的好兄弟彼德呀!”“彼德?你是彼德?!”杜梓衡指着曲灵臻目瞪口呆。曲灵臻抱住杜梓衡,嘴里重复着杜梓衡给彼德留在电脑上的话:“比尔,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你痛苦我岂能快乐。”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杜梓衡泪流满面的大声说:“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我都得到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一周以后,北京下起了小雨。临进手术室时,杜梓衡耳边突然又响起了vitas妖媚的海豚音,心念一动,杜梓衡抓住奶奶的手问:“奶奶,小曲呢?”奶奶满脸是痛:“医生让她给你买卫生纸去了,一会就回来。”杜梓衡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顿时汩汩而下,他不住的敲打着床车:“我真糊涂!肾源….来自曲灵臻……不能这么做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61)| 评论(1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