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相忘于江湖  

2009-03-20 19:23: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相忘于江湖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后来传我技艺的我都称老师,唯独这个人我叫师父。

       师父是我小学同学的父亲,但十八岁之前我并没有跟他学过画。我的绘画基础是在学校出黑板报时练出来的,也有点带艺投师的意思吧。

       十八岁那年我开了个工艺美术服务部,给我大哥那样急于结婚的人画画、烙画,也给那些开工资的人刻图章。大概也是这个季节,师父衣冠楚楚的牵着条哈巴狗走了进来,我们认识,我就叫了声叔。师父对我的作品指点了一番,然后约我到他家去。我去的时候带了两瓶酒几个鸡蛋和两颗葱,师傅问你会炒鸡蛋吗?我说我只会这个。师父笑了:够用了,别再学了。我们开始都还矜持,后来师父自己喝多了,他骂了很多我不认识的人,然后慷慨的打开一个柜子让我拿里面的字画,字画作者能叫出名字的有郭沫若、范曾,最多的是他老师周铁衡先生的作品。我知道那些东西的分量,担心师父酒醒后朝我要那些东西,所以一张没敢动,这大概也是他后来肯收我为徒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若干年后,已经出徒的一位师兄告诉我,说那阵子是师父最寂寞的时候,他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已经没有谁和他走动了。师父跟我说入狱的原因是倒卖国家文物,没人知道是真是假。

       师父那时五十出头,但在辽沈书画界辈分很高。大家给他的评价是:篆刻第一、裱画第二、画山水第三、画人物翎毛走兽第四、唱京剧第五、耍大刀片第六,的确才华横溢。我只跟他学了篆刻,装裱书画学了一半我就读汉语言文学去了。学篆刻期间,我关掉了我的紫藕轩画室开始跟师父闯荡江湖,现在的很多书画名家那时都叫他老师或者师叔,但对他的冷漠我都感觉到了。就像我们“批林批孔”时埋汰孔圣人那样,“周游列国”吃的都是闭门羹。

       师父和他师父结缘得感谢文化大革命,书画大师周铁衡先生落魄成了洋铁匠,给人焊水壶时,师父给周先生送了一碗水,于是师父就成了周先生的关门弟子。这些事情是后来遇到的师兄们跟我说的。除了书画,我在师父家还看到了周先生留给师父的图章有300多方,不说文物价值,光那鸡血和田黄石料就可以让师父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富翁,但是师父很清贫,不是一般的清贫。

       我去上学前师父就有病了,他自己说那病叫“青铜病”,现在才知道是他喝酒把自己的脸喝成了青铜色。这样的原因可能跟他自己认为的世态炎凉有关,也跟他的儿子有关。他大儿子进去了,很可耻的原因。再后来,师母和他离婚了,师父一根绳子在自家暖气管子上吊死了。他死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

       去年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位老乡,聊来聊去此君竟然也是我的师兄。聊起师傅的死因,唏嘘过后,师兄摇着头说:可惜了他那一身才华。师兄苦笑着对我说:你老弟也算幸运,再学三年,怕是你也得患上“青铜病”了。师兄的欲言又止让我想到了我和师父的“周游列国”,但我不想知道他老人家没有辉煌的原因了,因为师父教会了我篆刻图章。

       圈内朋友都认为我人品是第一位的,我想除了家庭影响外,就是跟我后来的几位授业恩师有关,所以,有人叫我老师后,我也学会了看对方的忠孝节义具备了多少,毕竟“会忽悠”最后受伤的还是“好忽悠”那个人自己,当然也会伤害到他的老师。

       “相忘于江湖”,我知道我在片面理解庄子的这句话。但我除了片面理解还能怎样理解呢?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