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茶 道  

2009-03-22 18:40: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茶 道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三十多年前,沈阳大东门那条街两侧还布满着青砖青瓦的清末民初建筑,这些建筑里集中了古城一半的手艺人。我和原经常旷课到这里来,他偷艺学修钟表,我偷艺学画玻璃。

       天气很冷,中午我俩又吃咸了,我和原决定再奢侈一把,两个人八个兜翻出两角多钱,然后缩脖端腔的走进了这家茶馆。

        虽然门口没像现在网吧门口写着多大孩子禁入,可我俩进门后仍然如坐针毡,屋子里的人除了我俩都六七十岁了,中间那个年龄段的人大概都在工厂和生产队“抓革命促生产”呢。老板收走了我们的钱,在一个大肚茶壶里放进一包茶叶,然后拎起屋子中央大炉子上的洋铁壶给我们倒上热水,我俩就学着那些老头们顺着滚热的碗沿“吸溜”起来。

        我和原刚把一段《隋唐演义》听出一点眉目,门帘子一掀,一个熟悉的山东腔钻了进来:老张头,来壶五毛的。我听出是邻居王大麻子,就急忙捅了一把原,原刚和老王头的儿子打过架,两家闹得厉害着呢。我俩又是缩脖端腔偷着往外走,没想到原的大袄袖子刮掉了茶壶和一只茶碗,“啪嚓”一声,我俩就成说书的了。就听见老王头兴奋的叫了一声“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啊”,然后两耳就“嗡嗡”的什么都听不清了,反正眼前尽是翻动的嘴唇和乱晃的手指头,过不多久就有人来翻我俩的口袋。这时,老王头拍了一下桌子:算了,那家什儿算在我的账上吧。老板说:那怎么行,我们还欠着你的情呢?老王头叹了口气:公家的,我不赔难道你来赔?这是我的两个侄儿,我刚才是生气他们旷课......

       沈阳这些年茶楼多了起来,虽还赶不上南方讲究,但喝次茶花上个三百五百的也是常事。离我当年喝茶那个地方不远,有家台商独资的酒店,酒店的一层就是茶楼,这家的冻顶乌龙我喝上了瘾,所以,隔三差五的我就来一次。

        那天来晚了,我和我的老师在大厅等包房,这时候有两个酒鬼从包房出来,嘴里含混不清的朝领班的茶艺小姐要电话号码。人家不给,酒鬼抓起身边的一盏茶盅说:哥有钱啊,哥的钱不信压不折你的小腰?这个值多钱?“啪嚓”一声茶盅碎了,接着“啪嚓啪嚓”的碎裂声就响个不停。我老师坐不住了,他对瓷和茶的敬重多于好感。领班过来轻声对我们说:别理他们,一百一个,有人跟他们算账。我们离开这家酒店已是夜半时分了,街对面停着几辆警车,靠着车轱辘坐着满脸是血的酒鬼。我的老师摇着头说:茶的味道变了,不要再带我到这样的地方来了,你......最好也不要来了......

        我的确有很长时间没去那家茶楼了,别的茶楼也不敢去了。不是老师的话起了多大作用,原因是我现在的腰包不允许我去消费冻顶乌龙了。但我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泡茶,不过像以前那样咀嚼味道的时候没有了,更多时候我在望着眼前的氤氲冥想,回想过去,幻想未来,也想多年前大东门那个茶馆。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