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酸 菜  

2009-04-08 15:29: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酸  菜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朋友的父亲九十有四,听我们说去涮火锅了,就一脸鄙夷的说:你们吃的那叫什么玩意儿?我小时候吃火锅涮的是酸菜丝、粉丝、五花肉、哈什蚂,蘸点麻酱、韭菜花、腐乳汤,吃一回让你想半个月。朋友揶揄老父亲说:你说的那玩意儿请人吃都没人捧场,现在的肥牛、肥羊、各种海鲜和绿叶蔬菜有的是,哪一样不是入口就化的,谁像你们吃的那些东西,完事还得找根牙签抠半天牙。

       老人说的那种火锅不要说他小时候,就是我小时候也可以见到的。往回数三十年,沈阳冬天的主要蔬菜就是白菜萝卜,每年十月末,家家凉晒白菜和渍酸菜就成了一道风景。其实我们吃的大白菜也有说道,好吃的品种叫核桃纹,味好爱烂;不好吃的品种叫大青帮,味道差好储存。渍酸菜用的基本都是大青帮,这菜咬起来“咯吱咯吱”响,菜叶筋条也经常塞牙。在我们这里,无论涮火锅还是炖肉吃,切酸菜绝对是考核家庭主妇是否合格的科目之一。为把酸菜丝切得很细,一般的酸菜帮要片上两三刀,也有刀功好的会片上四五刀再切的。我老婆这点继承了岳母的手艺,所以,我们家吃酸菜就比别人家讲究一些。

       我们这地方吃酸菜与云、贵、川某些地方还有区别,我们的酸菜只渍白菜一种,不像人家什么都可以渍的。吃法也简单,除了涮火锅,酸菜丝和粉丝在一起炒是一种做法,而且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吉菜粉;酸菜的另一种做法就是炖肉了,炖酸菜油少了绝对没法吃,困难时候我们会买些猪的大骨头,从中间打折让骨髓流进酸菜汤里,偶尔奢侈一回,会买半扇排骨或者一块五花肉切成片来炖,在饭店来吃这道菜,往往还会加进一些血肠,味道自然也不错。

      东北人吃酸菜、爱吃酸菜虽说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可让这种东西扬名大江南北的却是雪村那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一句“翠花,上酸菜”让没吃过东北酸菜的人对此充满了向往,当然也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其中包括我朋友九十高龄的父亲。

       我们现在很少渍酸菜了,原因是我们现在有条件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新鲜蔬菜,再一点就是缺少了渍酸菜的地方,谁家想吃多是去农贸市场买一些回来。问题就来了,电视开始教给你怎样速渍酸菜,电视也会曝光某些酸菜是在坟地或者垃圾坑边搞出来的,够头疼的吧?也难怪墙根那些晒太阳的老人说现在的东西不好吃了。但头疼也罢不好吃也罢,东北人的餐桌上是不能没有酸菜的,大概口味也会遗传吧。

       在百度点击“酸菜”,词条里会出现一个“榆园酸菜”。我没吃出“榆园酸菜”比我老婆腌渍的好在哪里,但人家日本人就认准了它,所以就成了一个出口品牌。东北酸菜还成就了钢琴大师朗朗一份无法抹去的乡情,只有回到沈阳,朗朗才会对酸菜竖起大拇指——地道啊!

        从哪方面我都无法与朗朗比肩,但论对酸菜的感情我敢说一点都不比朗朗少。从朋友家回来,我对老婆说我想吃火锅了,吃那种酸菜丝、粉丝、五花肉的火锅。老婆望了我半天才冒出一句:你没发烧吧?我笑了:翠花,上酸菜!

  评论这张
 
阅读(827)|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