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说 梦  

2009-05-04 00:28: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说 梦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老婆做了个梦,梦见她自己死了,我和我的一位女同学结了婚。七十岁的时候她突然又活了过来,然后就满腔怒火的质问我和我的女同学:我们还没离婚呢,你们怎么可以结婚!老婆讲述这个梦境时笑得不行,我知道,所以这么笑是她可以肯定我不可能和我的女同学组成新的家庭;但如此真切的将这个梦境对我讲了三次,当然多少有些对我不放心或者故意警示的意思。

       没人对我讲过,但我敢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做过类似的梦,尤其是三十岁到五十岁这个年龄段的中年男女;尤其是那些夫妻社会地位差距很大的弱势一方。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梦“是一种愿望达成,它可以算是一种清醒状态精神活动的延续”,我相信这个理论。

       老婆对我不放心是我离开她的视线以后。那年我调到一家上市公司供职,我的老板属于那种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通常将他老人家送上车都是晚上八点以后了,有时候整理材料办公室的弟兄们还不能回家。我的一位前辈这样自嘲说:省媳妇、废灯泡、一宿一个大材料。我把这段顺口溜讲给老婆听,她也像这次讲她的梦境一样笑得不行,但她却坚决不相信我夜不归宿完全是在工作。一次给我洗衣服时,她在我领口发现了一块很值得怀疑的红色印迹,就怒气冲冲的找我兴师问罪。我没有做“坏事”,当然就不可能承认老婆认定我做的那种事。一周后,老婆提起这件事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她说我家的塑料搓衣板掉沫子了,沾到衣领上就像极了口红。另一件事是我带着一干弟兄去老婆工作的饭店吃饭,唱歌的时候,她那个大堂经理当着我老婆的面亲了我一口,虽然老婆当时也当热闹看的,可回到家却一个劲问那个红嘴唇亲到了我哪里。类似的事情还有,日积月累的,也难怪老婆会做出那样的梦来。

      在前面的一些小文中我不只一次阐述这样一个观点,我们这个年龄的夫妻间的感情绝对是亲情大于爱情,或者说所谓的爱情早就转化成了一种责任。夫妻间最大的谎话是:此生我只爱你一个人。虽没有几个人相信,但大家都爱听、也都盼望对方经常对自己讲出这段话来。我敢说,怕失去老公(或者老婆)绝不是怕失去爱情,怕失去经济依靠是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主要原因应该是怕失去已经转化为兄妹(或者姐弟)那样的亲情吧。

       回到我老婆这个梦上来说,做这样的梦,肯定跟信任危机有关系,造成这种信任危机的主因是夫妻间的距离在作祟,最重要一点,倒在裙子和金钱下的人太多了,所以,一旦“手中的风筝线”放得太长时,这样的梦境也就出现了。

      忽然想起了马英九非常悲壮的讲过这样一番话:我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但有一点我可以做到,那就是不给其他女人坐怀的机会。周美青女士和那些暗恋马英九的女人肯定对此深信不疑且不会互相吃醋,原因是马英九对政治的热衷完全胜过女人,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双复杂的眼神在盯着他。我们也可以发出马英九那样的豪言壮语,但有多少人信就很难说了,所以,我老婆做的那个梦,一定还会有人做下去。

       谁在问呢?桑梓哥哥是柳下惠还是马英九?都不是,我这个(风筝)没有飞远,是因为牵线的人不光我老婆,还有我儿子和我妈。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1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