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十七岁的抚松  

2010-01-14 12:04: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十七岁的抚松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大哥十七岁那年的雪也很大。我趴在炕沿上,看着他用一架改制的手动砂轮磨着一把旧锉,两天以后,大哥揣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走了。临过春节的时候,大哥带回来一副用那把小刀刻制的象棋子和一张非常稀罕的狍子皮。从那天开始,我才知道父亲有个表妹住在很远的山里,那山里有坚如钢铁的木头、有经常被长辈借用来骂人的“傻狍子”、有比肉还香的蘑菇、有可以用来泡酒治病的人参......

      大概从那时起,表姑一家每每回山东老家时都要在沈阳下车来我家住上几天。时间一长,就出现了一个更吸引我的理由: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怎么会在表姑生活的山里打日本鬼子呢?他会说中国话吗?那时他在中国的角色又是什么呢?

     桑梓哥哥十七岁那年的寒假,怀揣对那片神秘山峦越积越浓的渴望,带着一把足可以值得我炫耀的电烙铁和大哥坐上了北行的火车。

     倒乘过大火车再倒乘在电影《林海雪原》中看到的那种小火车,十几个小时后的凌晨,我跟着大哥走上了迷迷蒙蒙的山路。火车上,脑子里装满了大哥描述的抚松那比画还美的景色、好奇心极强的“傻袍子”以及金日成住过的那种由原木堆就的房子,这时候忽然被自己说话的回声吓到,才想起大哥还说过姑父猎枪装火药的药囊是用一对熊掌做的。暮色穿透茂密的树梢,眼前的景色逐渐清晰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颤悠悠的咳嗽声,熊?!浑身一激灵,手里带给姑父的点心盒子“噗啦”一声掉到了地上。大哥笑了:熊要是听到我俩的脚步声早就吓跑了。“咯吱咯吱”的脚步声逐渐碰撞到一起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一位围着头巾的女人,错身而过后,大哥说这女人是赶乘我俩下来的那种小火车去镇里赶集的。我后来把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这一巧遇解释给儿子说:那地方不生产坏人,若是外面的坏人到那地方去,不被野兽吃了也会被好人吓死的。(原创)十七岁的抚松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原创)十七岁的抚松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表姑住的的这个村子远没有想得那么美。原木堆成的房子已经很少了,我曾好奇的钻进去感受了一次,透过四处的缝隙看远处的白雪,真无法理解金日成和那么多抗联战士是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姑父是个好猎手,家里的墙上挂着好几张狍子皮。我看到了姑父的老土炮和那个用熊掌做的药囊,姑父说,那东西早就不用了,墙上挂着的狍子皮都是用半自动步枪打来的。除了刚来那天吃过的山鸡炖蘑菇外,我们一天三顿的副食都是萝卜炖狍子肉。姑父家一间房里放着两个大铝盆,盆里盛满了那道菜,吃的时候舀一些过来热一下就行了。这个地方的烧柴即便在那个时候也是很奢侈的,松木去头去稍,送进灶坑的就是最直最好看的那一段。那些长相不好看的树木唯一的用处好像就是做爬犁,哦!到大哥这里还可以做棋子。

      姑父有个妹妹和我一般大,小老姑每天带着我去那些打家具的人家烙画。时间长了才知道,这里的人家多数都是山东老家过来的,这地方吃煎饼是与生俱来的习惯,跟山东老家不同的是,抚松摊煎饼前磨浆子的时候都要掺进去一些黄豆,所以,这旮旯的煎饼非常好吃,遗憾的是,那时候我嘴很刁,绝大多数沈阳人吃不到的东西根本吸引不了我的胃口。

     大哥在这地方呆的有滋有味的,我期望的东西没有看到,就开始想家了。姑父说,狍子也很少了,现在也不是那家伙过来的时候,不然你不会想家的,没有一个男孩子不喜欢打猎的。姑父让我背上半自动步枪,我们坐上爬犁上山了。爬犁在山路上划开两道新辙的时候,姑父说,我们现在走的就是金日成、抗联和日本鬼子当年走过的路。我茫然的四处梭巡了一番,然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姑父半天。那天还是有件很激动的事,平生第一次放了枪。几年后我当民兵去打靶的时候,武装部那位退伍战士看了我半天说:你小子不去当兵可惜了。后来见我仍然索然无味的样子,姑父带着抚松县长般的的愧疚表情对我说:你放暑假的时候再来吧,保管你来了就不想回去了。

       没有再去体会另外三个季节的抚松,原因是回沈阳后不久我就忙着准备高考了,再后来,姑父一家就搬回了山东。

      我师哥在沈阳画雪景很有名的,别人都说好的时候,只有我说些人家不爱听的话。师哥有些不耐烦的说:兄弟,你说的那个地方真就那么美吗?我诧异了:我说过抚松美了吗?师哥瞪着眼睛气恼的说:在你嘴里简直就是神仙住的地方!我的眼前迅速闪回着三十年前的那个冬季: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做过一次神仙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9)|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