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春天年年来到人间  

2010-11-16 09:39: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春天年年来到人间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我会的第一件乐器是口琴;口琴吹会的第一支曲子就是《春天年年来到人间》。

         我少年时社会上流行一个顺口溜:朝鲜电影哭哭笑笑;阿尔巴尼亚电影搂搂抱抱;中国电影《新闻简报》。对朝鲜电影这个定义来自于这个国家的一部电影《卖花姑娘》,那时的人很淳朴,很容易被感动,看这部电影时,那个容纳一千多人的电影院几乎被我们的哭声掀翻了。随后,这部电影的主题歌,就是我用口琴吹奏的这支曲子瞬间便回响在了中国的大街小巷。

        虽然喜欢这支曲子抑或这首歌,但那时的桑梓哥哥对春天没什么好感的,绿色总会把我们跟家里的鸡鸭鹅猪捆绑在一块,不管谁在家多受宠,给家禽家畜打野菜是每个孩子的必做的事情。我们喜欢冬天,理由在前面《我那曾经激情澎湃的少年时代》里讲过了,再有一点就是过了冬天我们就长了一岁,那时我们特别渴望长大,长大了可以不受哥哥姐姐吆五喝六的指使,最主要的是可以堂而皇之的对某个女孩子吹那首《春天年年来到人间》。

       后来学画画的时候,因为色彩的关系,我迷恋上了秋天。秋天的傍晚总有血红的夕阳,夕阳中,我在家大门口支上画架,怀里抱着吉他,嘴里叼着口琴,流里流气的学着人家演奏起了南斯拉夫电影《桥》的主题歌《朋友再见》,下班或者放学路过我家的人流中,我真的感觉到了某个女孩怯生生的眼神。若干年后,我夫人坚持说那眼神不是她的,但承认对我有好感源于我的口琴和吉他,当然还有我口琴中吹出来的《春天年年来到人间》。

(原创)春天年年来到人间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也许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从来就没有抒情过,所以,《卖花姑娘》或者说《春天年年来到人间》对我们就有了铭心刻骨的感觉。尽管我们胳膊上套着“红小兵”、“红卫兵”整天“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但却丝毫没有影响我们对《春天年年来到人间》的喜欢,也可以说,是《春天年年来到人间》伴随我们从懵懂的少年成长为激情四射的青年,再从激情四射的青年成熟为不惑的中年人;更可以说,是 《春天年年来到人间》为我们青涩的爱情点缀上了几点亮丽的颜色,为我们血性十足的年代抹上了难得的温情和眼泪。

       四十岁以后我开始喜欢春天了。某年春天的某个日子,在浑河北岸开满婆婆丁花的草地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专心致志的拉着手风琴  ,她的丈夫同样心无旁骛吹着一把小号,曲子就是《春天年年来到人间》。听着那熟悉的旋律我忽然热泪盈眶,恍惚间,我竟然觉得吹小号的老人就是若干年后的我。这几年的春天桑梓哥哥都要在那段时间去浑河边的草地上坐一坐,虽然那对老夫妻如惊鸿一瞥在我的记忆力迅速消失了,可各种版本的 《春天年年来到人间》从未在浑河边消失过。

      浑河是属于春天的,我没有理由不属于春天了。几个月后 ,当浑河两岸再次盛开婆婆丁花的时候,桑梓哥哥该站在那里摆弄一把小号吧?可能很多人会捂起耳朵对我怒不可遏,但我相信总有头几个人会被感动的,其中就有读这篇小文的你是吧?

           

                

  评论这张
 
阅读(916)|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