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灰 菜  

2012-02-19 13:31:2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灰  菜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现在城市里的孩子对图片上这种植物肯定很陌生,即便我家公子那样二十几岁的大学生也未必能叫出它的名字,但我们、或者我们父辈对它的感情却如同不如意的情人般复杂。

        灰菜又名灰条菜、白藜等。为一年生草本植物,是藜科植物藜、 小藜、灰绿藜的幼苗及嫩茎叶。生于田野、荒地、草原、路边及住宅附近,全国各地普遍生长。每年4~6月采收幼苗或嫩茎叶食用。采集嫩茎叶,入沸水锅焯过洗去苦味,可制成多种菜肴。人食灰菜中毒,多因食灰菜后暴露于日光下工作或玩耍而发病。

       上面的图片和介绍均来自网络 ,我相信这段貌似很冷静的文字一定掩盖着作者难以言说的激动。我们的父母、或者祖父母在上世纪食不果腹的六十年代,几乎没有人不用它解决饥饿问题的;若是再回溯历史,灰菜对我们这个民族的繁衍也应该大书一笔,因为每当这个世界饿殍千里的时候,低调的灰菜总是第一时间被人们想起。

      每每跟我老妈聊起过去,她总会讲起若干年前某个邻居食用灰菜中毒时的情况:脸和腿胖(读第一声,肿胀的意思)的锃亮,哈喇子(口涎)流了老长。小时候我会问:为什么不吃大饼子?再大一些的时候我会问:为什么不吃婆婆丁、榆树皮?再再大一些的时候......我知道了那个年代除了灰菜已经找不到什么可以下肚了。

      桑梓哥哥大概七岁左右就可以分辨出灰菜的种类了。顶级的灰菜我们管它叫做“细篾灰菜”,叶子很细,颜色也比较可亲,这种灰菜人是可以食用的;图片上的灰菜专门采来喂猪的;还有一种圆叶的灰菜毒性比较大,我想导致我们长辈中毒的应该就是这种灰菜。想起来很悲伤,那个年代长辈选择圆叶灰菜果腹的时候,一定是......没得选择了。

      灰菜喂猪的时候总要用大铁锅熬上一熬,所以,一到傍晚炊烟升起的前后,我们那个村子就会弥漫起一股极其难闻的味道 。正是这种味道的作用,十七岁之前,不管大人们怎样欺骗和游说,我都没敢尝试那细篾灰菜嚼在嘴里是个什么滋味。若干年前冬季的某个晚上,我去邻居家串门口,大婶对我说老家带了点干货来,让我蘸着肉酱尝尝好吃不。我满腹狐疑的夹了根“干货”放进嘴里.......味道有点像菠菜,口感和现在鲜族咸菜的地瓜梗差不多。大婶笑了:那不就是你死活不肯吃的灰菜么?

     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现代人认识灰菜多是在酒店,和果子狸一样,食用它们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最近一次吃灰菜是在乡下的朋友家,就是那种晒干后的细篾灰菜,用水焯过之后蘸了作料吃。朋友说,以为你认不出是什么东西呢。我说:“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乡,方叔莅止”,虽小你十几岁,可你儿时做过的事我都有体会呀。

      我有位名为“灰菜”的博友,文和摄影作品都很有味道。我猜想她叫这个名字的原因一是真名中有个“辉”或者类似的谐音;二是她真的很懂灰菜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低调、又不容忽视。

  评论这张
 
阅读(822)|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