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蝴 蝶(小说)  

2012-08-02 14:10:0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蝴  蝶(小说)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蝴蝶的名字在我们那旮旯始终是个话题。一般那个年代的女孩子,名字多是芳啊、娟啊、英啊、华啊、荣啊什么的,叫类似蝴蝶这么文艺名字的还真少。事实上蝴蝶的父母全都大字不识一个;事实上蝴蝶上面三个姐姐还真叫芳、娟、荣的。我妈说,她家生完三姐荣后,真就如愿以偿生下了蝴蝶的哥哥强子,蝴蝶妈怀蝴蝶的时候只剩下了一把骨头,本来不想再要这个孩子的,只是奶奶坚持认为金家还缺男丁,而且这个孩子肯定是男丁,所以,蝴蝶就这样生下来了。

蝴蝶生下来才四斤多一点,其丑无比,一落地就成了金家吵吵闹闹的根源。全家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挣工分,所以,她家仿佛只有父亲能够吃饱。金家生活很困难,但要把蝴蝶送人就更困难了,三个大人最后决定将蝴蝶扔到大道边听天由命去。谁知那天父亲刚把蝴蝶放在浑河边经常有人出没的路口时,身后突然传来“哇”的一声哭叫。父亲战战兢兢地装过身,见是自己三岁的儿子不知何时跟了来。心虚的父亲厉声呵斥着儿子:叫什么?再叫把你扔进河里喂王八!哥哥哽咽着伸出手指着妹妹:蝴蝶……。父亲扭过脸,见两只巴掌大的蝴蝶正落在小女儿的襁褓上。沈阳是看不到这样大的蝴蝶的,也好在蝴蝶的爷爷就是跳大神的萨满,本就经常疑神疑鬼的父亲犹豫了半晌,终于将小女儿抱回了家,蝴蝶也因此奇遇有了这个名字。

父亲要吃饱,强子要吃好。蝴蝶在这个世界刚刚懵懂就知道让着哥哥,她从不跟哥哥去争母亲的乳房和奶奶的怀抱。但上面三个姐姐却不管这些,只要家里没人强子就被姐姐弄得鬼哭狼嚎,姐姐们也讨厌蝴蝶,讨厌蝴蝶的理由好像就是因为她长得丑陋。

蝴蝶的大姐大芳子与我姐年龄相仿,蝴蝶跟我小妹妹年龄相仿,强子虽比我小几岁,却是我铁杆的跟屁虫,这姊妹仨几乎一有时间就黏在我家里头。蝴蝶来我家也总是怯生生的,从不多嘴,问话也总是猫一样的声音回答。我小妹妹也不愿意跟又脏又臭的蝴蝶玩,我爸给她下了任务所以她才极不情愿的应付着可怜的蝴蝶。没有办法,我爸是威信极高的生产队长,大人都听他的话,我们不敢不听。强子虽然救下了蝴蝶,可为了取悦我和我妹妹,他总是作践着自己的妹妹,比如让她学猫叫等等。蝴蝶的声音很像猫,学起猫来更是惟妙惟肖。生产队里搞副业烧白酒,请的指导师傅自然要到我家吃饭。那年那月的那天,强子正逼迫蝴蝶做马让我妹妹来骑,刚好被我爸看到了。结果,我爸不仅把我和妹妹打的遍体鳞伤,还追到金家当着他父母的面把强子揍得满脸是血。

我爸发脾气我奶也不敢管的,但她有权利不允许金家姊妹来我家玩。后来我在学校忙着“学黄帅、反潮流”,强子又总是偷东西被民兵带走,我也就逐渐远离了金家姊妹。

我奶奶病逝了,全家忙着悲痛、忙着操办丧事,就没人顾得上我和妹妹的饥饱了。我记得那天的夕阳血红血红的,我披着一身霞光,怀揣酒坊老光棍给的两块黏糊糊的海枣去找我妹妹。在一堵土墙根上,我看见蝴蝶正往我妹妹手里塞着什么。看见我跑过来,我妹妹忙丢掉手里的东西,边抹着脸上的泪痕边哭诉道:“哥,不是我要的,是蝴蝶硬给我的”。蝴蝶将手背到身后,也是一脸的恐慌。我捡起被妹妹丢掉的鸡蛋,隐约嗅到了蛋壳缝隙中的臭气。我自诩很成熟的少年心脏头一次被刺痛了,我清楚那是蝴蝶攒了很久的鸡蛋,留下它就为了找机会交给我妹妹。将海枣塞进两个小姑娘手里后,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扑簌簌掉了下来。两个小姑娘停止了咀嚼,满眼疑惑地望着我。我摸着她俩的后脑勺说:“咱爸说得对,谁都不能欺负蝴蝶啊”。

 我读高一的时候,我妹妹和蝴蝶上了小学。这年蝴蝶的奶奶也去世了,蝴蝶的大姐和二姐和我姐一起还乡上了班,加上强子总是神叨叨的见头不见尾,金家暂时太平了许多。

我十八岁那年也还乡了,当了半年我们生产大队的团总支书记,就作为工农兵大学生离开了我们那个村子。我走的那几天,很多人来我家献媚,送镜子的、暖壶的、钢笔的、笔记本的,当然送吉利话的最多。很晚的时候,蝴蝶和她大姐来了,姐俩捧了床桃红色的软缎背面。因为我姐说过很多次金家有床很金贵的被面,据说那是蝴蝶的姑姑寄来给大芳子当嫁妆的,所以,虽头一次见过这东西,但却早就不陌生了。大芳子两眼红红的,我妈拉着她的手说:“大丫头,你们家的心意我们领了,要是收了这东西,你大爷在这旮旯还怎么做人啊?再说,你兄弟一个秃小子也不好使唤这么五红大绿的东西是不?”见姐姐总是不置可否的摇着头,蝴蝶插嘴说:“大娘,你要是不收,俺爸以为是俺姐不舍得哩”。我妈把瘦小的蝴蝶搂进怀里叹着气说:“你爸知道你姐舍得,你爸也知道你大娘和你大哥不会收你家的东西”。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蝴蝶。小姑娘蜷缩在我妈怀里,满脸的激动和无比的幸福。

 四年以后,我刚刚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妹妹来信说,蝴蝶得了一种怪病,一支胳膊被截去了。感念那个臭鸡蛋和那床大红被面,我把那个月的工资全寄到家里去了,还叮嘱妹妹说,若是蝴蝶并不见好,我可以在这边医院找人的。过了几天我妹妹打来长途哽咽着说:“哥,你糊涂了,最好的医院都在沈阳呢”。年根底下,就在我准备大包小裹的衣锦还乡的时候,我妹妹再次打来电话哭着说:“哥,蝴蝶走了,她说她在另一个世界都会记得那海枣齁甜齁甜的味道……”

 

 浑河边很大一片坟地都变成了花园,那片花丛底下住着我奶奶还有蝴蝶。今年清明我携妻带子给奶奶去河边烧纸钱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异常难听的胡琴声。我妈说:“那是强子拉的”。强子总是在监狱进进出出的,快四十了才说上媳妇,这我是知道的。我妈说:“强子离婚了,小五十的岁数了,媳妇不省心,孩子不着调,老金家就是这个路数了”。我妈还说:“强子原来就在这河边当保安的,前几天有一伙抓蝴蝶的来这旮旯闹腾,强子和人打起来了,现在工作也没了。这小子现在整天弄了把破胡琴逮哪哪拉,还不分白天黑夜的,警察也拿他没办法”。

 我捏了捏衣兜里妈塞还给我的钱说:“妈,蝴蝶的坟还能找到吗”?我妈看了我半晌才道:“唉,有什么用呢?就让她在河边陪着她奶奶吧,这里有花有蝴蝶,还有那么多亲戚和邻居呢”。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