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我的中国情人》  

2013-06-28 18:25: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的中国情人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那时候,浑河上的桥不多,我们到河南岸去基本上靠两条途径,即夏天靠凫水,冬天靠跑冰。河南河北虽同属一个公社,但内容却大相径庭,北岸种蔬菜,吃供应粮,户口本上称我们为城市农业人口;南岸种水稻,种什么吃什么,户口本上称他们为农业人口。

到河南岸去的目的一是去稻田捉名为“哈巴狗”的雨蛙,或者蚂蚱;二是去那个名为孤家子的镇子花掉衣兜里仅有的几角钱,或者从那里上火车去雷锋叔叔逝世的那个城市,当然也有三是,“三是”我不经常参与,撩闲打架的事很少能找到我。

大概在三十五年前,碧绿的稻田边缘出现了一座白色马赛克贴面的小楼,有人说,那是某个人的,这个传说绝对够令人震撼的,因为那个年代还有人衣服上缝着补丁。后来,从那个村子嫁过来的邻家四婶说,那是一个日本娘们回国后给带不走的家属留下的礼物,我们也就觉得比较自然了。

我还乡务农的时候,听赶大车的老佟头说,“8.15”光复那段时间,沈阳火车站前的广场上遗留了很多日本女人,胆大的光棍子给块大饼子就领回家过日子了。小刚的老爸那时有点小权,家里总是从者如云,其中一位骑辆大链盒凤凰牌自行车男人,总是带些日本的小礼物来,然后就围了一圈人听他吹日本的牛逼。小刚神秘地说:这家伙的妈是日本人。我点点头:我猜到了?小刚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猜到的?我摇摇头,懒得把老佟头说的故事讲给他听。若干年后,我妹夫堂嫂带着孩子去日本定居了,我才知道堂兄的老丈人当年也捡了这样一个便宜的。

六十八年前,有捡便宜的就有妻离子散的,我无法想象在寒冷东北那些漫长的夜晚,躺在中国男人身边的日本女人怎样饱受思子之痛,若干年后,所谓中日邦交正常化又复制了日本女人一个同样的结果。

我对日本的好感除了樱花就是那些掩映在樱花中的古典建筑,对日本人真的没有一点好印象,即便高仓健、栗原小卷、三浦友和、山口百惠风靡我家黑白电视那个年代也是如此。写《我的中国情人》时我不到三十岁,还完全体会不到母亲别离孩子是种什么心情,但我可以理解没有母爱的痛苦,所以,故事里的“我”就是很多个马赛克小楼里的混血孩子。写《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就不一样了。前面也跟大家讲过我那双胞胎小外甥的故事。我太太一直将双胞胎中的老大带过两岁,她不止一次地说:我要是有现在的条件,高低不能将他还给老关家(妹夫家)。前几天这小子被妈妈打了,我太太竟然气的一宿没睡好,偏要找人家亲娘算账。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人怀疑舔犊之情的的高贵和伟大,可是,却有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又在无情的伤害它。

“中日必有一战”这话谁说的?我否定这话的理由是:只要有人、有男人,中日之间何止一战!那么结果呢?妻离子散仍然是某篇文学巨著痛苦的素材,不一定是桑梓哥哥写了,但桑梓哥哥永远会为此失眠。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