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钗头凤  

2014-04-14 11:18: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钗头凤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我这个人天生腿脚懒惰,没去过的地方很多,对那些名胜古迹、秀美山川也缺少向往。一同学开了家旅行社,大家张罗捧场相聚的时候我也只是随声附和而已。但对沈园这个名字却倾慕很久了,有生之年肯定要去那里盘桓几日的。
       初识沈园差不多是三十年前,那时电脑还没普及,也没有互联网和百度,是一本文学期刊上的游记把沈园、陆游和唐婉儿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并且时至今日仍刻骨铭心挥之不去。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初接触古典诗词的时候,一直认为词牌就是某首佳作的名字,比如毛主席的《沁园春.雪》,读来读去大家就忽视了“雪”才是这首词的真正名字。当然读陆游那首《钗头凤》以后,就习惯地认为《钗头凤》是陆游的私产也就不奇怪了。除了习惯的原因,当然还有陆老先生那《钗头凤》的凄美与婉约,很多善于言情的作家或者诗人无不从中汲取过营养的,桑梓哥哥自然概莫能外。
       宋高宗绍兴四十年,陆游与同样才华横溢的表妹唐婉儿结成伉俪。大概像现在的孩子早恋影响学业一样,婚后的陆游和唐婉儿只顾卿卿我我,功名利禄皆抛脑后了。望子成龙的陆母屡劝无效,便棒打鸳鸯一纸休书结束了这桩美满的爱情。十年后,陆游在沈园借酒浇愁的时候偶遇了唐婉儿和夫君赵士程,放翁先生刹那间悲从中来,在粉墙上奋笔疾书下了这首千古绝唱: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大家若认为在下仅为注释这首词的出处那就错了,事实上唐婉儿和的《钗头凤》更让人欲哭无泪柔肠百折。一年后,再次来到沈园的唐婉儿读到了那首词,同样泪流满面不胜心碎: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晚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事实上,沈园的存在意义不仅为中国文学史放大了《钗头凤》这首千古名篇,更为后来的爱情观带来了很大影响。在沈园,陆游和唐婉儿的诗词碑刻还有很多,终其结果,无不阐述着所谓爱情的最高境界——灵魂与灵魂的完美契合!
      多年前,情窦初开的时候,我也模仿过陆游的无奈和忧伤填过一些《钗头凤》的,可能因我的爱情太过平常,那些幼稚的文字也没能保存下来。年过半百已知天命的年纪时我逐渐看清了自己,不敢说我是仓央嘉措、陆游、纳兰性德转世,但我知道骨子里早就种满了他们的忧伤和对爱情的绝对挑剔。这种精神上的洁癖,注定让我无法和酒桌上那些靠或吹牛或哭泣引起大家注意的人成为朋友,更让我无法对那些有着抽烟、喝酒、骂人癖好的异性产生好感。
       若假设可以成真,我人生的一个选项可以是沈园的一名花工,除了用心触摸那些忧伤的文字,还可以等待一段美好的到来。尽管这种美好可能是残缺的,但其能为《钗头凤》抑或沈园狗尾续貂,对桑梓哥哥来说绝对是弥足珍贵的。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