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灰色的节日  

2014-05-03 09:57: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灰色的节日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憋了一个多月,天空终于有了越积越厚的云层。五月一日早上开始,就陆续有亲友不断发来堵车的照片,我没机会加入堵车的大军,但心里也没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感,因为我心里这时也在堵车。
       这天,平时围着领导厂长那些谄媚的笑脸一个都不见了,我和一群“臭临时工”依然在忙碌。我来上班倒不因为我也是那些“臭临时工”中的一员而被迫享受一些二等待遇,主要原因来自我和厂长的私人感情,我怕他不在的时候,偶然不测会给他这段多舛的命运增加些不快的砝码。平时趾高气扬经常把自己身份和“臭临时工”挂在嘴上的副领导人,无法忍受来自“臭临时工”的冷遇早早开溜了。天空更加阴暗。
       桑梓哥哥心里堵车倒不全因为是上面的原因。早就接到了通知,5月2日,我小学同学的太太要下葬;5月2日,也是我父亲辞世13周年。2001年5月2日,家父在我和太太的呼喊声中安然辞世,从这年开始,每年的“五一”,我的心里都在堵车。
      早上出门有了下雨的意思,但大家都不再对天气预报有一点信任,所以基本没人想着未雨绸缪。到达东郊一个墓地时,雨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忙碌到安葬仪式结束时,一群傻老爷们全都瑟瑟发抖地被冰冷的雨水浸透了。
       我跟子期讲过这位余姓同学的故事。我和这位余同学因为彼此情趣、爱好相距甚远,所以失联了很久。但他太太1996年去世这件事我是知道的,那时候他们已经离了婚,应该说是他前妻了,也不知因为什么就喝了药,死时还不到三十岁。他自己说为了孩子,所以至今仍孑然一身,这话我相信,因为他身边一直花枝乱颤的。往返的路途老余一直坐在我身边,他没了平时的风流倜傥和放荡不羁,回来的路上,他竟然寒彻心肺地说:老班长,那时候还是太年轻了,吵架时说了‘一句过不下去就离’然后把证就扯了,若是现在,她说什么我不知声不就完了?代价太大了。我眼前晃悠起他在墓地怀抱前妻骨灰盒的情景,忽然就想起了柳永的一首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见我也满脸悲怆,老余问我,你现在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我苦笑了一下道:我现在很怕死,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天命,每过十年想法和认识问题的态度就不一样;我家庭完整这点比你幸运,但孩子成家了,马上要见到下辈人了,就像马拉松就要到终点一样,想的最多的是此生来日无多了,然后还有很多目的没达到、抱负没实现,自然就很怕死了。
        整个下午,一直打开电褥子蜷缩在被窝里,直到掌灯时分才算暖过劲来。窗外依然雨声滴答,心里依然空荡荡、戚戚然、惘惘然。打开电脑,一只QQ漂流瓶溜了进来:寂寞成灾。原来,这个世界不光我和老余的日子是灰色的。压抑到了极点,忽然有了想和子期说会儿话的冲动,但想到曾经有过的约定,还是把这种灰色咀嚼了、咽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