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自言自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蝉

2018-4-27 9:39:56 阅读79 评论24 272018/04 Apr27

曾以为

              我是树梢最后那只蝉

唱了一生

末了

仍然是无尽的孤单

于是

我裹紧了蝉衣

准备随风向远

曾以为

不管我愿与不愿

满身伤痕后

留下的

不过茶盅一盏

虽浸透了我的全部忧伤

把在你手

也只是

短暂那一瞬间

曾以为

......

一个屏幕上的孩子

悄悄来到我身边

怯生生的

拾起了我的骄傲

还有

我骄傲了半生的尊严

你的羸弱

你的孤单

就这样触痛了我的柔软

你的泪光

你的惶恐

重新坚强了蝉的信念

弯腰下蹲

呼吸到了我们相同的经年

拥你入怀

感受到了传说中的谐颤

然后

我张开了薄薄的蝉翼

和你抱团取暖

然后

你抚摸着我的伤口

擦拭着两颗久远的苦难

就这样

在春光里

两个背影渐行渐远

不再回头

因为

树荫里

多了只会唱歌的蝉



是一对

会唱歌的蝉

作者  | 2018-4-27 9:39:56 | 阅读(79) |评论(24) | 阅读全文>>

(原创)慈严远航

2018-4-15 10:51:14 阅读125 评论21 152018/04 Apr15

刚找了个车位把车塞进去,《唐氏兄弟》中的老三给我打电话:小刚他爸走了......

小刚早就不小了,所以这样称呼源于我们经常梦到在童年时淘气打架;小刚的父亲按过去来讲八十几岁的人也算喜丧,但消息传来,心里仍然充满了令我窒息的忧伤,孙叔是我一个月内送走的另一位发小的父亲。

像小桑梓称呼小刚为孙叔一样,我也一直称呼小刚的父亲为孙叔。对孙叔最早的记忆来自我懵懂的幼年,孙叔一家住在村子的边缘离浑河最近的地方,某天半夜,斜背着手电筒的孙叔将小刚兄弟抱来我家,据说是为了躲避外地流窜过来的疯狗。后来,脱离家长视线可以独立活动的时候,我和小刚自然就成了异姓兄弟。

孙叔是我们那个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他每天要由南到北横穿整个沈阳去一家很牛的医院上班。下班的时候,我们经常看见孙叔推着自行车和大家很有礼貌地打招呼。然后父母就会心情复杂地抚摸着我们的后脑勺说:跟你孙叔学,好好读书啊!可与我们父母不同的是,孙叔似乎对小刚兄弟没什么特殊要求,相反,他每天都在尽量满足孩子们的快乐需要,所以,我们那个村里最时髦昂贵的玩具永远最早出现在孙家。更令我们艳羡的是,在我们因“惹祸”被父母打得鸡飞狗跳的时候,孙叔正帮着小刚兄弟做那些“惹祸”的玩具。

我们刚读小学不久,孙叔跟着中国医疗队援非去了,二年后回来时,带回来很多令我们瞠目结舌的东西。那时候男孩子们经常用烟盒叠成“纸宝”玩,最牛逼的是,我们偷偷将孙叔带回来的中华烟拆开倒进鞋盒里,然后拿着崭新的“中华”烟盒出去炫耀。再大一些,社会上流行用一个耳塞子和一个二极管做成简单收音机的时候,小刚竟然翻出了孙叔年轻时手工装的收

作者  | 2018-4-15 10:51:14 | 阅读(125) |评论(21) | 阅读全文>>

(原创)我小视野中的李敖

2018-3-20 12:33:37 阅读94 评论27 202018/03 Mar20

         我在朋友圈发了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后,我太太问我:你认识李敖吗?我说华人中有一半都认识他。

         先前写了一篇《大人李敖小人宋祖德》的文章,那时刚读了一本李敖的书,现在看,我对李先生的了解只是冰山一角,或许读了他作品的1000万字以后才更有发言权。和很多人一样,尊敬李敖也是从讨厌开始的。李敖有句狂傲不羁的名言:五十年至五百年白话文写得最好的前三位是:李敖、李敖、李敖。牛逼的不能再牛逼了是不是?真正由讨厌开始怀疑还真跟李敖先生本人没多大关系。有年在《新华文摘》上读到了李敖胞姐写的关于李敖的一篇文章,一是被这位李姓老太太的文笔折服;二是对这位李姓老太太笔下的“敖弟”开始产生莫名的好感。

我曾说过“曾国藩是中国历史上最完整的男人”,注意,我说的是“完整”不是“完美”,现在看,李敖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敖的完整在于他嵇康般的狂妄,狂妄到只要我的“大嘴”痛快生命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在台湾威权时代可以大骂国民党慷慨把自己送进监狱;泡沫民主时期也可以质问民进党当局:美国一直把我们当看门狗知不知道?当看门狗至少还得给块骨头,我们为什么连这块“骨头”还要自己花高价买?

和所有身体健康的男人一样,初识李敖,我对他在女人面前的魅力也是羡慕嫉妒恨,但也只能羡慕嫉妒恨,李敖拥有的才华、气质、美元新台币不是想装逼就能装出来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忽略李敖先生的高光之处,在民族大义上李敖比大多数华人高知、精英都值得敬仰,这是华人世界不管男女都应该

作者  | 2018-3-20 12:33:37 | 阅读(94) |评论(27) | 阅读全文>>

(原创)兜兜长大了

2018-1-7 9:37:30 阅读140 评论29 72018/01 Jan7

        兜兜一边听着电视里光头强和熊大熊二打架,一边摆弄着手指自言自语:“我在爷爷家住两天,然后回家住一天,然后再在爷爷家住两天。”在此之前,兜兜离开父母在外面居住只有一次。两岁时,姥姥住院父母都去陪护,对世事刚刚懵懂的兜兜被迫留在了爷爷家,虽说没哭没闹没尿床,但那一宿小姑娘也没睡踏实。这次不同了,三岁半的小姑娘觉得自己长大了,开口闭口我小时候怎么样怎么样,比如爷爷问:“兜兜,怎么不看<小猪佩奇了>?”兜兜不屑一顾地说:“没意思,那是我小时候看的。”

        谁也没把兜兜的决定当回事,晚上8点钟是爸爸妈妈带兜兜回家的标准时间,兜兜往门外推着妈妈:“快走吧快走吧,早点回家吧。”好说歹说不行,爸爸妈妈无奈离开了爷爷家。以为兜兜会变卦,父母在市场转了很长时间,回来后再次询问兜兜回不回家时,小姑娘关上了爷爷奶奶卧室的门,然后从门缝里对爸爸妈妈说:“快走吧快走吧,我们要睡觉了。”结果那一晚一家人都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妈妈来接兜兜上幼儿园,兜兜打着哈欠说:“我一晚上没睡好觉,好困呀。”妈妈说:“那你今晚回家住吧。”兜兜说:“不行,我说话算话,在爷爷家住完两天再回家。”晚上,语言上信誓旦旦兜兜表情上明显没有那么坚决。熄灯后,见兜兜翻来覆去睡不着,奶奶把她抱在怀里问:“宝贝,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兜兜撇撇嘴:“嗯......”

两天以后,爷爷问兜兜为什么不在爷爷家住了。兜兜转着眼珠,嘴里“嗯嗯”了半晌才道:“我害怕呗。”“怕什么?”“怕......

作者  | 2018-1-7 9:37:30 | 阅读(140) |评论(29) | 阅读全文>>

(原创)酒窝小囡囡

2017-11-15 16:18:29 阅读221 评论13 152017/11 Nov15

         仿佛眨眼间,兜兜就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和很多家庭一样,我们为桑梓家这个小核心第一次走上社会开启了很多设想,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经验传授1说:孩子初去幼儿园都要闹几天、病几天的。还真说着了,小丫头真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咳嗽,但绝不是哭闹的结果。经验传授2说:孩子到了陌生环境都不敢说话,多数的反应就是哭。但兜兜第一天就把老师当成了亲人,吃饭的时候:老师你喂喂我呗。睡觉的时候:老师你陪陪我呗。耍赖的时候:老师你抱抱我呗。然后他那个刚刚1.6米高的老师无奈的抱着接近1.1米的兜兜说:我哪里抱得动你啊......

          这时候我们发现,兜兜的性格不仅和我们预想的相差很大,就是和她爸爸妈妈的性格也大相径庭,小姑娘幸福的很糊涂。

吃着垃圾食品长大的父母坚决不允许我们给兜兜买小食品,所以,兜兜迄今去超市永远选择两样食品,桶装的薯片和联装的牛奶;搬到一楼后,我的书柜变成了敞开式的书架,太太提醒说:这些书小心让孙女都给你撕了。小姑娘刚有好奇心时,我告诉她:这是爷爷看的书你不能动,结果兜兜永远只看属于她自己的画册;我老妈说我:你小时候满屋子乱画,你儿子小时候也满屋子乱画,到你孙女这......你这屋子也好不了。某次我画画她跟着捣乱,我对她说:画画只能在纸上和画布上画。于是,我家现在的墙上一个铅笔道也没有。

但有一件事小姑娘原则性很强,就是看到娃娃必买无疑。奶奶家、姥姥家、和她自己家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娃娃。每当爸

作者  | 2017-11-15 16:18:29 | 阅读(221) |评论(13) | 阅读全文>>

(原创)碎 觚

2017-10-25 16:17:43 阅读192 评论31 252017/10 Oct25

50岁以后,我的预感愈发强烈,所以,每当心情烦躁的时候我都格外小心。前两天上香,无意中读香语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月内有命终之人或半年有伤小口”。于是,我的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一方面看哪里都不顺眼;另一方面不住的叮嘱身边的人注意这注意那。在焦虑中小心翼翼的挨过一天冷似一天的深秋,终于,四天前的晚上21点多,久不联系的支部副主委给我发来短信:高主委于昨天病逝,他的儿子提到了你,所以我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你。

有读者对我的《民主党派》和《秘书长》印象很深,这两篇小文至今应该还可以百度得到。20年前我傲娇地加入了中国农工民主党,组织关系落在我曾戏谑为“桑梓哥哥幼儿园”的市委综合支部。后来,组织部部长李洋老师对我说:李老师,我建议你把组织关系转到东陵支部去吧,他们高主委为人热情,支部活动也搞得有声有色。就这样我认识了高主委,并开始了长达16年的忘年交。《秘书长》讲的就是这样一段故事。高主委退休交班以后,围绕我俩慢慢形成了一个酒局,作为核心人物和有着高不可攀酒量的高主委自然就变成了“局长”,而滴酒不沾的桑梓哥哥因其卓越的组织才能被高主委封为了“秘书长”。酒局中有我二哥李海滨教授;有我师哥大画家杜庚先生;由沈阳知名大律师孙金宝先生;偶尔还有大作家、沈阳市文联副主席黄世俊老师等人参与其中,所以提到这几个人,白酒酒量自然都在一瓶左右的。

多数退休老干部要么找地方发挥余热、要么种花养鸟、要么含饴弄孙,而高主委通通和这些不沾边。高主委除了和我们喝酒,其他时间也过得非常随性潇洒。老人家每天夹个包早早出门,沈阳的公交车一路一路的从这头坐到那头,其主要内容是寻摸有特色的浴池和小吃,

作者  | 2017-10-25 16:17:43 | 阅读(192) |评论(31) | 阅读全文>>

(原创)三 姨

2017-9-27 14:30:36 阅读144 评论26 272017/09 Sept27

        这两天,我和太太莫名其妙的心慌。儿子一家去岳母家刚走,太太就就急不可耐地给儿媳打电话:我这心闹腾的不行,你们出门开车一定小心啊!9月24日半夜,我们心慌的根源出现了,三姨脑出血再次复发,被送进了盛京医院正在抢救!

         三姨是我太太的三姨。事实上我也有一位九十多岁的亲姨尚在世上,但远在山东老家,我活了五十几岁,这位亲姨也只在七岁时见过一面,印象已经相当模糊了,远不及这位三姨走动得亲切。

岳母家与岳母的娘家虽都在浑河岸边,但相距差不多有30公里,而三姨家恰好就在这中间,因此,只要我们去太太的外祖母家,来去都必须要在三姨家落脚的。三姨夫性格豪爽、为人热情,我们都喜欢他,也都愿意往他身边凑热闹。我太太年少时很漂亮、不!就是年轻时也很漂亮,三姨夫喜欢女孩,而老天偏偏给了他三个儿子,于是,三姨夫和岳父借着酒劲要走了我太太。若干年后我跟三姨夫说:幸亏我老丈人酒醒得早,不然我哪里和你们还有这缘分?我岳母姊妹8人,到了我太太这辈上表兄妹繁衍出了20多人,但侄男外女中三姨老两口还是比较喜欢我太太,爱屋及乌,我们成家后自然对我和我儿子也另眼相看。前面有篇小文专门写岳母的,我说过岳母是位识文断字的大户人家小姐,我和太太恋爱时还可以见到太太的姥家有许多古瓷、古铜器,姥用的烟嘴就是纯正的翡翠。我跟太太说:姥家这些东西最好收集一些,都是好东西,别以后都败当光了。太太傻乎乎地瞪着我:你好意思吗?就在我对姥家那些古董耿耿于怀的时候,某年我们去给三姨、三姨夫

作者  | 2017-9-27 14:30:36 | 阅读(144)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原创)玉 壶

2017-6-10 9:06:23 阅读197 评论31 102017/06 June10

            徐兄大我十五岁,他的侄子大我很多,本来我可以叫他叔,但他愿意叫我兄弟。徐兄是我前面小文《关于遗言》的主人公,当时冒出这句话时我还在笑话他,谁知博客这一页还没翻过去,他的笑话就成了事实。

         我说过,人生就是一列火车,有人上有人下,你希望的那个人往往陪你不到终点,徐兄偷懒了,我这列车他上的晚下得早。事实上,徐兄和我做邻居很久了,只是我俩认识的较晚而已,这也没办法,我俩都是不烟不酒不善交际那种人。

那年夏天我心情极好,工作开心、孙女可爱,哦!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花园在不住地满足我的虚荣心。心情好了,我就置办了一套茶具,每天晚上沏上一壶领导赠与的绿茶,在门前的长廊里和一群邻居侃大山。徐兄就是这个时候加入进来的。也许是我的文章、也许是我的画作、也许是我的歌声、也许是我家的藏书、也许是我耕耘的花园,总之,我迅速成为了教师出身、官员退休的徐兄欣赏对象。不喝茶的时候,我们就在微信聊天,聊书法、聊读书、聊历史、聊人生、聊熟悉的人、聊教师生涯、聊国际国内的新闻。聊来聊去,加上我的邻居葛二哥,我们有了一个“老哥仨”的微信群。虽然老哥仨都当上了爷爷,可徐兄的孙子上了初中,葛二哥的孙子上了小学,我的小孙女尚在咿呀学语。我们的友谊羡煞了旁人,就有人口气酸溜溜地揶揄我们:要想好大敬小,桑梓哥哥被你们老哥俩宠上天了。引来此话的缘由是,只要我说哪款茶好喝,第二天两位哥哥总会把那款茶交到我手里;只要我说哪里有我想要的东西,那两位退休老头总会四处寻摸来送给我。

作者  | 2017-6-10 9:06:23 | 阅读(197) |评论(31) | 阅读全文>>

(原创)状 态

2017-5-17 13:01:07 阅读168 评论35 172017/05 May17

早上5点左右我就必须醒了。原以为早睡早起是基于对健康的要求,这二年才知道,到了这个年纪自然而然的就进入了这个状态。什么状态?老年状态呀。

       把鸟笼子挂进小花园里,回头把儿子停在门前的车挪进车位,我就开始离家上班了。单位离家多远没量过,反正开车20分钟左右,公交倒轻轨一个小时,绿色出行倒轻轨一个半小时。小桑梓的车卖了,那段时间我在家赋闲,他就把我的车开走了,我现下选择的交通方式只能是后两种。所谓绿色出行,是指有一半路需要徒步行走,这段路刚好横跨浑河。我写过很多关于浑河的文章,激情飞扬的那个阶段,我的老师姜公肃先生夸我说:敬新很可能是最会描写浑河的作家呢。谁知我莫名其妙的迷失了。没写好浑河不代表我忘记了浑河,每天看着河两岸的绿荫、嗅着河水的土腥味我都会神清气爽。步行跨过浑河还有一个目的,我可以选择河两岸某个绿荫处唱首歌。吐出积攒一宿的晦涩,吸入一腔新鲜,嗯,美极了。党内一位小妹妹问我:桑梓老师怎么心态这样好啊?其实写小说的人哪有心态好的,我不过比她奢侈了一条浑河而已。

前半生中横跨浑河次数最多的一段时间是战广斌大哥给的,四年3000多次横跨浑河,让我更加深刻体会到了浑河由一条粗野壮汉演变成一位娇羞少女的过程,我与河两岸的新居民一道享受着浑河给予的舒适,然后孤独地回想着它坎坷的历史。孤独都变成了文字,舒适修正了我的腰脱,浑河水已经融进了我的血液,我的喜怒哀乐似乎都与它有关。这里道出战大哥的名讳,一是感谢他无意中给了我那么多次亲近浑河的机会;二是因为我们是兄弟、浑河水养大的兄弟,一样的桀骜不驯,一样的脾气臭酸。

作者  | 2017-5-17 13:01:07 | 阅读(168) |评论(35) | 阅读全文>>

(原创)书生兄弟

2017-4-21 12:47:25 阅读180 评论38 212017/04 Apr21

           我住的楼房差不多与我家公子同岁,小桑梓还在青春年少,楼房却已老态龙钟了。下水道总堵,大家商量着换管道,到我家时犯愁了,说我家装修得好,破坏哪里分摊成本都会很高。其实我明白,所谓装修得好,是因为我家待修的管道上面是一排硕大的书架。总算有人对书本尊重了,我慷慨地说:没关系,从我这先来吧。

       读书对我的最大助益是一方面修饰了我天生的生理缺陷,及时地在我一对难看的单眼皮上架上了圈数不低的近视眼镜;另一方面锻造了我还算儒雅的性格,使我进入哪个圈子都不算令人讨厌。我属于死读书那种人,总认为书中提炼的都是最好的人生经验和做人原则,四十岁时也做不到“活学活用”,从而导致自己的职业不断变换。尽管我的履历可以填上老师、作家、国企干部、民企总经理等一大串令自己都眼花的头衔,可我清楚,我的真实身份跟我爷爷的爷爷一样,就是一个穷酸秀才而已。

很久没有在公开出版物发表作品了,但每天总有三俩好友为我的博客、画作、甚至歌声点赞,我还是很知足的。知足的原因主要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可以清楚地看清自己的分量了。我跟我的新领导裴东兄弟说过:最大的“野心”就是把我的八十棵月季扩大到八百棵,退休的时候可以在花园里看孙女弹琴,没人时继续写书、画画、唱歌。呵呵,野心可能进步到“进士”了。裴东兄弟借着酒劲跟我说:大哥你退什么休?种什么花?今后我们哥俩就捆在一起干吧,不管好坏,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

裴东兄弟是名成功的医生,但珍贵的是走南闯北上天下

作者  | 2017-4-21 12:47:25 | 阅读(180) |评论(3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的梦幻世界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辽宁省 沈阳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近期心愿找个山谷,与鸟儿为邻住上一年。
交友目的 思想交流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歇歇又如何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