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打麻将不输就本的人,一个工作稀里糊涂的人,一个写作马马虎虎的人,一个作画缺乏章法的人,一个唱歌自以为是的人,一个烟酒全醉的人,一个不爱做家务的人,一个谈运动就头晕的人,一个自觉懂得孝悌的人,一个朋友基本喜欢的人......总之是一个一瓶不满半瓶逛荡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雪,大雪  

2009-11-13 13:35: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今年真正意义上的雪终于如期而至,从昨晚到现在,时而激昂的满天飞舞,时而妩媚的洋洋洒洒,就像一支憋了很久的乐队,不管有没有观众鼓掌,就那么忘我的演奏下来了。

        天气不算太冷,除了盖满地面外,那雪就粘粘的挂满了树梢,恍惚间,仿佛昨天还那么浓的绿色瞬间就染成了满眼的白。五颜六色的伞也就成了冬天原野盛开的“婆婆丁”(蒲公英)。

        师兄早上打来电话,问我还准备睡觉和打麻将否?得到我否定的回答后就说:你过来喝酒吧。我说你得多等我一段时间,我要走着过去。他说:用不着这么浪漫吧?哪种颜色都不属于你了。我说:我需要的是今冬肺腔里的第一缕清新。

(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原创)大雪,大雪 - 桑梓哥哥 - 桑梓哥哥的草根世界       路不是很滑,人行道仍然有很多人在匆匆赶路。头顶树梢上疲惫的雪团不时掉在行人的头顶上,于是灰蒙蒙世界就传来阵阵年轻的惊叫声。我的前面是对比我年长许多的老大哥,边走边聊着关内六省的雪灾,仿佛我们头顶落下的只是一篇篇数不清的故事。这也难怪,关内下这么大的雪不正常,而我们这旮旯不下大雪也不正常啊。听见我的窃笑声,两人礼貌的闪在一边示意我沿着这条羊肠小道先走过去,错身而过的时候我接过话茬说:也许是件好事呢,南方很多地方都很旱呢。对方一位很自豪的说:哪里有沈阳好呢?这雪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有多大就有多大。另一位接着道:你小子眼前总是阳光,难受的人多着哩,对了,我得赶紧给我家老祖宗打个电话,九十五了,可千万别跟前面那几个孩子们一样出来玩儿雪。

      来到运河边的时候,师哥打电话问吃火锅行不行,他说附近新开了间地道的老沈阳火锅店。我脑子里装着那老兄的一句话,就掏出电话往老妈家打,还没讲出一句话,一大坨雪就灌进了我的脖腔,就在我手忙脚乱的忙活时,忽听河边传来有人在朗诵南朝诗人吴均的《咏雪》:微风摇庭树,细雪下帘隙。 萦空如雾转,凝阶似花积。不见杨柳春,徒见桂枝白。谁这么好的兴致呢?就在我愣神的时候,电话里传来老妈的声音:儿子,是你吗?这么大雪你不乖乖在屋里呆着瞎跑什么 ?
    放下电话,我忽然没了吃饭的兴致,对着河边的树丛拍了几张照片,便转身往家走去。师哥再打来电话里的时候我告诉他说:脑子里忽然有了个雪景的画面,我要把它画下来和你比一比。师哥没听清楚:比什么?我说:我要画幅《大雪,大雪》,你也来画吧。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